公司新闻

公司邯宝炼钢厂生产1500兆帕超高强汽车用钢侧记

发布日期:2017-12-7

造高端精品 圆客户梦想

——公司邯宝炼钢厂生产1500兆帕超高强汽车用钢侧记

11月20日凌晨1点,深夜的厂区比白天安静了不少,但在公司邯宝炼钢厂各个工序的主控室和生产平台上却依然忙碌而有序。忙碌的人群中,除了正常上夜班的职工外,还有该厂“热轧产品技术推进组”的成员,他们正在为帮助某重点客户圆梦而利用休息时间来尝试攻克两炉1500兆帕超高强汽车钢的生产工艺。

时至凌晨两点,完成了“高端品种生产前确认”的所有“热轧产品技术推进组”成员都已回到所负责的工序岗位,第一炉钢的生产也随之正式开始。此时的组长刘国庆正同转炉工序技术员唐笑宇一起在琢磨转炉冶炼技术指导工作。他们一个负责监控生产过程曲线,一个负责指导操作人员进行标准化作业。在出现生产波动时,他们会立即启动应急预案,消除波动,使生产恢复稳定。

其实,在产线上紧张忙碌不只是他们两个,每一名推进组成员都在所负责的工序目不转睛地紧盯着生产曲线,不敢有半点的马虎。因为他们十分清楚,这两个超高强汽车钢新钢种不仅“碳”“磷”等常规成分范围要求非常苛刻,而且要精确调整多个特殊合金成分,同时还要调整好连铸的保护渣及冷却工艺。工艺路线长、控制难度大,只要哪个工序出现问题,都会对下道工序造成影响,严重时可能导致整个试生产的失败。

“这么难的品种为何要冶炼?”很多人都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当前汽车制造行业都在努力探索‘提高强度,减轻车重’的途径,很多汽车厂商都希望钢铁行业尽可能多的开发出1300兆帕以上的高强汽车钢品种,来帮助他们实现‘减重增强’的目标。所以,谁率先掌握1500兆帕汽车钢这样超高强钢的技术并实现批量生产,谁就将在以后的汽车钢市场上占有主动地位。”公司邯宝炼钢厂的技术人员这样回答。

然而,开发这些超高强汽车钢品种谈何容易。不管是科研机构还是生产企业,对超高强钢的成分和工艺都严格保密,所以他们没有任何经验可循,只能完全靠自己摸索。成分指标不明确,他们就比照已经成熟掌握的其它超高强产品一点一点调整;工艺控制难度大,他们就一次次召开讨论会制定方案,一遍遍在计算机上模拟,反反复复优化。仅连铸保护渣的选择这一项,推进组就实施了更滑保护渣品种和同一品种调整保护渣成分配比的试验数十次,最终制定出了试生产的方案。

然而,方案是否可行,能否生产出客户期望的产品,这需要通过实际生产来检验。“当前品种钢生产任务非常紧,有这样一次试验机会不容易。同时,这次生产的钢种工艺路线长、工序成本高,所以坚决不能失败,必须生产出合格的产品。”所有推进组成员倍加珍惜此次机会,更加坚定了出色完成试生产的信心。

40多分钟的时间转瞬即逝,第一炉钢水完成了转炉冶炼来到了精炼工序,推进组精炼技术员陈达和设备负责人李伟已在此等候多时。两人正密切关注着RH精炼各个系统的运转数据,分别用记录本不停的纪录着各种数据,同时还不停的与前期数据进行对比,然后向操作工下达操作指令。

“同样的一组数据,工艺人员看到的生产状态,并以此制定合适的生产方案。而设备人员则看到的是设备运行状态,以确保设备保持稳定顺行。如果有任何一项参数不符合规定,就会立即沟通,然后制定解决方案,确保整个生产过程稳定顺行。”跟随钢水一同到来的刘国庆介绍说。

而在质量把关的最后一道工序,连铸平台气氛更为紧张。跟班指导的推进组连铸技术员刘庆岗刚一发现铸坯热流有波动,就迅速指导操作工调节二冷配水量,使浇注恢复了稳定。

“超高强品种钢在连铸生产过程中容易出现纵裂,这是灾难性的。为了避免这种质量事故的发生,我们在前期讨论制定了多种冷却方案,现在我要及时根据生产实际进行调整,并做好记录,在保证此次试生产成功的同时,为下一次生产积累经验。”刘庆岗深感责任重大。

从凌晨一点至四点,产线上的十余名推进组成员和近百名岗位操作工如同上足了劲的发条,一刻不停的飞速运转;七道工序、数百次操作,每一次都精准无误。当最后一块火红的铸坯缓缓走出连铸机,500余吨1500兆帕超高强汽车用钢试生产完毕,同步检验数据显示钢水成分、铸坯质量等各项指标完全满足客户对产品性能的要求,他们又一次出色完成了市场上急需的高端产品的研发与生产任务,使客户的需求得到了满足。但他们却没有闲暇去庆祝,因为他们要立即整理好此次试生产的所有资料,认真总结生产过程存在的问题,为下一次批量生产制定更加科学的生产方案。

来源:河钢邯钢版  作者:王志国